HKU Alumni
Start main Content

Communicate

Alumni Stories

與病共舞 戒毒社工燃亮生命

余穎妍-日常

Suki Yu 余穎妍BSW 2009

Suki Yu began to suffer from Lupus erythematosus when she was a secondary school student. Following the publication of her book “If I didn’t suffer from Lupus erythematosus” six years ago, she started to share her story of how she battles her illness in schools. She works as a social worker at The Society for the Aid and Rehabilitation of Drug Abusers, where she started after graduating from HKU.

---

 

Copyright@ 2017.03.28 明報副刊 (網頁版)

 

紅斑狼瘡症聽來可怕,但那本紅色配白色的自傳,封面上那個滿臉紅點的女孩,卻很可愛。說的是《如果我沒有紅斑狼瘡症》一書,作者也就是病者本人余穎妍。六年前出版作品後,余穎妍經常到學校分享,她說希望透過自身經歷將正能量帶給學生。除了學校禮堂的台上,作為戒毒社工,她還有不少以生命影響生命的機會。

 

「我大學時臉蛋胖嘟嘟!」余穎妍談起自己患病後面容的改變,笑得輕鬆。女孩子都貪靚,余穎妍說,她的孖生妹妹比她更貪靚,她和媽媽、妹妹弟弟一同生活,單親家庭,貧窮卻快樂。

 

紅斑狼瘡症病發 高考後死神擦肩

中四之前,余穎妍沒有想過自己的健康會出問題。直至她的身體忽然出現了一些奇怪的現象。「大腿上有一塊塊瘀傷,像被人打了幾拳,但傷處不痛。另外,流鼻血會流上一個小時也不停止。」她去看醫生,最後確診是紅斑狼瘡症。

 

紅斑狼瘡症是自體免疫力疾病,症狀可以發生在全身各處,也會導致血小板功能異常。之後,她經常進出醫院,有時因為血小板過低而流血不止,有時因為全身骨痛至動彈不得。高考之後第一次發病,她患上腦炎、腎炎,入院後一度被送進深切治療病房,高考成績單要弟妹幫忙去取。醒來時看見老師和同學圍着牀,恭喜她考進了香港大學。

 

雖然和死亡擦身而過,當時倒沒有很擔心,因為取得心儀大學的學席,對於未來的校園生活充滿期待。她說,這個病,帶來最沉重的打擊,是在大學畢業之後。「大學畢業後第二次發病,這一次是皮膚發炎,大腿出現一個凹陷的血疱,之後再出現第二個、第三個,最嚴重時一雙腿共有六個血疱。因為是陸續出現的,而我的血小板偏低,傷口難以痊癒,我不知道這種情况會不會持續下去,同學都開始找工作了,我卻看不清前路,不知活下去有何意義。」

 

書寫自己故事 走出低潮

陷入人生低潮,有兩件事將她的想法扭轉過來。「讀大學時知道有一個『年輕作家創作比賽』,雖然自小喜歡寫作,作文功課成績優異,但當初沒有想到要參加,那段養病的日子,就想到反正我除了去醫院洗傷口,就是替人補習,空閒時間很多,就執筆把自己患病的經歷寫出來。」因為服用類固醇,副作用是肌肉腫脹,執筆寫字會引起疼痛,不過,這並沒有打消她的寫作意欲,把自己的故事寫下來,令她感到舒服。

 

第二件事,是一位大學的學長給她介紹工作。「那段日子,雖然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會好轉,但我還是間中翻翻報紙留意招聘廣告,看看有沒有合適的工作。一位學長告訴我香港戒毒會招請社工,對於這種special setting的範疇,我很感興趣,就寫信求職。」

 

機構約她面試,那時,她腿上的傷口還未痊癒,走路時傷口肌肉被拉扯會引起神經痛,她就請弟弟陪同前往,幫她拿高跟鞋。余穎妍在面試前做了很多準備工夫,過程很順利。「但一個月、兩個月過去了,沒有回音,我本來已經作罷。但當傷口開始好轉,我正計劃繼續求職時,戒毒會來電,告訴我已被取錄,邀我簽聘用書。」

 

進出醫院警署殮房 隨時on call

她覺得遇上這份工作是一份緣。「在我病情好轉時才通知我被取錄,上班前還有一個半月時間,讓我好好準備,恢復能量。」時間剛剛好,受聘的崗位——助理社會工作主任更是大學畢業生職位之中的較高入職級別,起薪點高,不過,這就足以令一個二十出頭的大學fresh grad一做就做了七年嗎?

 

「因為這份工很適合我……這裏日日都有新事情發生!」她說﹕「我是一個很有好奇心的人,我的好奇心大到足以遮蓋恐懼。」初入職,就主動離開辦公室的安舒區走到診所,跟陌生而且衣衫襤褸的戒毒者閒聊,入行第二年,試過陪伴案主的家人去殮房認屍。

 

「案主跳樓輕生,她的家人行動不便,我有責任陪他去殮房,但作為社工沒有責任陪他認屍,不過我覺得作為社工應該多了解不同情况,當時看見死者手腳及全身滿是瘀傷,臉孔變形。」

 

近十多年,毒品的種類增多,本港服用海洛英的人口老化,余穎妍說,她服務的本地戒毒者大都上四五十歲,令人奇怪她是怎樣跟比她年長一大截的哥哥叔叔輩溝通?

 

患病經歷 打破受助者心牆

「我們的主要工作是跟醫生配合為服務對象設計戒毒方案,有些戒毒者覺得我們只是社工,他們不一定要跟社工打交道。記得有一個服務對象,是一個中年大叔,有一次跟他傾談,他說:『姑娘,你讀書叻,大學畢業,又搵到一份好工,我的困難你點會明白!』這案主一向很合作,很有心去戒,我就決定和他分享自己生病的故事。『你咁都得!』他呆了一呆,我趁機鼓勵他:『我的年紀比你輕,又是女孩子,都可以做得到,你一定可以的。』」

 

在工作過程中,余穎妍會接觸案主的家人,許多時,當她發現他們有什麼需要,都會盡力協助。「有一對少數族裔夫婦,兩人都是吸毒者,有一次去家訪,見到他們的孩子已屆學齡,但仍未入學,他們竟然說:『不讀書不緊要。』他們發現孩子的乳齒脫落了,會以為孩子這輩子就是沒有牙齒的,竟然連有乳齒和恆齒都不知道。」面對這種情况,她會向他們解釋,不僅是一些生理常識,還有他們可以尋求的社會服務。

 

中年大叔受到余穎妍的鼓勵,加上與家人關係改善,有一段日子脫離毒品、享受自由自在的生活,可惜患有肝病的他因為正在服用美沙酮不能接受換肝手術,最終因併發症離世。「我記得他曾經說過,如果我早兩年開始戒毒,就怎樣怎樣了。」

 

惋惜是惋惜的,她到現在還會偶爾想起大叔,不過她並沒有灰心,「許多隱君子上半生都和毒品在一起,從來沒有工作,也沒有想過要脫離這種齷齪的狀態,多年來負責的個案能成功戒除毒癮的為數不多,但如果可以讓他們由不願意戒毒到開始理解需要戒毒,需要工作,需要對家庭作出承擔,已經是很重要的一步。」

 

工作七年來,余穎妍深深感受到不僅是戒毒者被標籤,就連戒毒服務的社工,在社會上也會被敬而遠之,這也成了她工作上棘手之處。從前很執著,什麼都講公平的女孩,經過患病和修讀社工系的洗禮,會在適當的時候退一步又或者多走一步,讓事情變得更好。

 

「早前在診所跟一位老伯伯傾談,問起他的親人,他說自己無親無故……」經常陪伴案主進出醫院、法庭、警署,放假要返工已是常態,工作就是她生活的大部分。雖然年輕,到底是長期病患者,加上患腦炎之後視網膜退化,媽媽怎會不擔心,不過她還是繼續竭盡所能,隨時on call。

 

■Profile

余穎妍,香港大學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系畢業,香港戒毒會美沙酮診所社工,以紅斑狼瘡病患者的角度撰寫作品《如果我沒有紅斑狼瘡症》成為新鴻基地產新閱會第三屆「年輕作家創作比賽」得獎者。

 

文:劉倩瑜

圖:受訪者提供

編輯:林信君

從前很執著,什麼都講公平的女孩,經過患病和修讀社工系的洗禮,會在適當的時候退一步又或者多走一步,讓事情變得更好。

  • 余穎妍-書封面
  • 首次大病發拾回生命與家人合照
  • 余穎妍中學時住院照片
  • 大學畢業與家人留影
  • BSW grad din 與同學留影
  • 第三屆年輕作家創作比賽記者會與其他得獎者合照
  • 小學講座
  • 小學講座
  • 與好友閨蜜相
  • 與香港戒毒會同事聚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