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ummer Issue, 2013 - page 56

總有路人提醒我鞋帶散了背包開了
Claire Li
李紅亮
(MJ 2009)
小時候一直想去美國留學,香港從不在我的計劃中,結果陰差陽
錯,某個原因令我到了香港。一開始,我非常不適應,甚至心生
鬱悶。在毫無心理準備下,變成了一個為課業而焦頭爛額、沒有娛
樂的窮學生。然而,生活不會因為任何人的抗議而放慢速度。如
果不專注現在,不但錯失眼前機會,更可能會被拋下。
一晃眼,畢業了,我在香港敲定了工作。之前在學校,同學來自
內地和國外,根本接觸不到真正的香港。直到留港工作,我才開
始真正地瞭解香港。雖然香港人敬業、懂禮貌、守秩序,可是我
卻覺得他們太務實,少了些對世界的好奇、對內地的認識。我感
到自己與這裡氣場不合、融入不了本地文化。
漸漸地,我發現了香港的好。這裡規劃有序、服務高效,社會有序。綠燈過馬路時不用擔心有車右轉,還總有路人提醒我
鞋帶散了背包開了。原來,我在抱怨香港人不開放的時候,自己也變成了一個狹隘的人,而忽略了香港的優點。同時,我
意識到這世界根本不存在「融入
xx
文化」這件事,因為文化本來就難以界定,更是沒有標準。
我不再考慮什麼融入不融入,而是儘量享受現有的生活。既來之則安之。現在的我忙碌而充實,堅信豐富而獨立的內心是
最大的財富,並為之努力。
意外
來港,
意外
留下,卻獲得了一次可貴的心靈成長。
Class Notes
Jeffrey Ngai
魏鵬展
(MA 2009)
魏鵬展是一位中文教師,工餘喜歡寫作。他希望透過寫作增進人
與人之間心靈的溝通。作品散見於中港台或外國的詩刊、文藝雜
誌、報紙及網誌
)
。新詩
《螢火蟲》更被用作「第七屆當代作家詩文朗誦比賽」的誦材並輯
錄於《天地情懷》一書內。
老師另一個稱謂叫人類靈魂工程師,這意味
老師要塑造學生的性
格。記得第二年教書,校長叫每位老師選一個學生做品學兼優
生,並在週會上表揚他。我選了一個全級最頑皮的學生。當時校長
很不滿,叫訓導主任跟我談,但我還是堅持己見。我在週會上
大力表揚他,不是因為他的成績最好,也不是因為他的品行最
好,而是他成績和品行進步最多。
我每年都對學生說,我不介意學生成績差,但我介意學生不用心
做功課;我不要求學生做偉大的事,但要做個有用的人。
54
我不介意學生成績差,
但我介意學生不用心做功課
1...,46,47,48,49,50,51,52,53,54,55 57,58,59,60,61,62,63,64,65,66,...92
Powered by FlippingBook